Jackey's 感悟

Do Research

>ligang2007 (岁月无声)谁是武大?

>发信人: ligang2007 (岁月无声), 信区: WHUCentury
标 题: 谁是武大?
发信站: 珞珈山水 (Tue Nov 17 22:48:48 2009), 站内

四年一梦,如今在北京,时常想到的却是东湖畔的珞珈山。当年我刚上大学时是个
十分激进的先锋派,浑身对世界的不服气,满脑满心的愤懑,真正是一个愤怒的青
年。从党国当局到武大领导层,从梅园食堂的饭菜到梅园六舍的房间,无一不是我
批判的对象。和俊哥、邹礼闲扯淡似地的激烈辩论,对个人自由、民主制度的浅薄
却是坚定的信仰~~

在那方寸之地,我乱七八糟地读完了一些书,大一时的尼采、罗素,还有不自
量力要去触碰的康德、黑格尔,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看到吐还是要装着看下
去。。。张爱玲、托尔斯泰和鲁迅全集,也是那时候开始大规模阅读的,当然,最
喜欢的还是我至今仍然最佩服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读到《被欺凌与被侮辱的》、《白
痴》、《罪与罚》,尤其是后来读了五遍以上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时,那是怎样的一
种心潮澎湃!看到陀氏说"人性是深不可测的"时那种近乎神圣的深邃。何德章老师
的历史感启蒙,对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动态重构,还有,大一时候开始而现在早已飘
渺的暗恋。。。。。。

大二开始乱七八糟读起90年代的优秀文学,史铁生的《务虚笔记》,张承志的
《北方的河》、《心灵史》,韩少功的《马桥词典》,王安忆的《长恨歌》,对才华横溢的
余华《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仍然记忆犹新,偶尔温习着金庸古龙温瑞安。大二下
开始的布罗代尔的《文明史纲》,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桑巴特的《奢
侈与资本主义》,对维科历史哲学的初浅理解与尝试运用使我感到耳目一新。然后
是霍布斯鲍姆的"年代三部曲",汤因比的《历史研究》,还有三本厚达两千多页的剑
桥中国史,后现代主义福柯的《规训与惩罚》。仍然记得美学原理课上邹元江老师激
情澎湃的挥洒,课上那针锋相对的讨论。我说"我认为人文领域真正的真理是不存
在的",他笑着让我对此观点展开叙述,我十分先锋派地拒绝了,声称我不想说,
然而对他的激情和胸怀的敬佩一直支撑着我度过大三时候最关键的抑郁期,后来经
历了一些辛苦后反而能够彻底敞开心怀……

大三开始上的课更少,思考了无数次考研还是工作,最后仍然未能确定,只得
继续学习。已经和宿舍的大鸟开始每晚在奥场跑五千米,跑到后来总是咬牙坚持坚
持,好几次腿都软了,看着他在前面,仍然坚持着跑完。想起那时候有了成块的肌
肉,还成为毕业之际面试时自夸意志强大的案例。那时候觉得要读一些文言文,于
是翻开感兴趣的《旧唐书》看了李世民,看了一本就再没看过,不敢跟人说我看过原
本的文言文史书。

开始在脑海里构造自己的世界史轮廓和中国史内涵,蓦然间对吴于廑先生写的
《<世界史>序言》由衷叹服,他宏阔而深邃的视野使我不倦地多次阅读一篇数万字的
序言。开始懂得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在说些什么,想着怎么样也要去上一下邓晓芒
老师的课。听着他在理学院三楼稳健地讲着康德,这位哲学史上的巨擘说"有兩種
東西,我對它們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們在我心底唤起的惊异和敬畏就会日新
月异,不断增长,這就是我头顶的星空和心底的道德定律",心想这位德国的古板
老头子可真是无趣得很,把道德看得如此重要,后来知道这句话浓厚的宗教背景,
也明白尼采说的"上帝死了"在西方思想史上意味着什么……

俊哥大一时候就有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不知道他有没有读完,反正我是从
来也没有读过,从来对诗歌没有什么兴趣。我喜欢的是充满思辨性的话题,以及蕴
含狂热感情的长篇巨著。俊哥一来就让我读鲁迅的《文化偏至论》、《摩罗诗力说》,
长篇文言看得我忍不住地犯困,我得老实承认,我是宿舍里最没有学术修养的人。
上过分析哲学徐明老师的一两次课,我得老实承认,我听不懂他的课,看不懂他指
定的教材,不过俊哥和勇哥是能够搞清一阶逻辑和二阶逻辑的,这点我一直很佩服
他俩。

大四开始已经无心读书,开始了我闯荡社会的尝试,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在
激情与颓废中用掉光阴。记得因为兼职太晚无法回宿舍,只得在未名湖畔的石凳上
躺着凑合了一宿,在校门口的草地上躲着秋风。那时候的勇哥,在积极备考北大的
研究生,他已经专心搞起伦理学,进入了我无法望其项背的理论领域。大鸟每天对
着电脑和使馆的签证官、大洋彼岸的老外讲英文,为出国做准备,他看着不像做学
术的,大学阶段自称误入了历史系,果然快毕业之际,他的历史知识仍然十分缺
乏,连武则天的真正老公是李世民还是李治他都不知道。不过他跟着心理学一起上
了很多课,修了很多心理学的学分,想靠着这个为出国研习心理学专业打下一点基
础。今天,他已经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其时,跟着徐明搞分析哲学的人也有一个
他。俊哥痴迷了一段时间的逻辑学之后,突然觉得特别没意思,毕业之际卖掉了一
批刘东作序的"海外中国研究丛书",在他之前,我也卖掉了手中仅存的这套丛书中
的几本。有人觊觎他的《管锥编》,俊哥二话不说直接拒绝:这书是饿死也不卖的……

最近武大发生很多事,陈龙二位落马,邓要出走……其实这些事以前也一直在发
生,只是最近有些频繁。赵林教授要离开又被劝回,鲁西奇的离开,我室友的离
开……更往前可以上溯至易中天的离开。这些都在使人们聚焦一个问题:武大怎么
了?武大还剩下些什么?

我一直想,这么多人谈论武大,到底武大是指什么?谁能够代表武大?谁能说
自己身上就是典型的武大人的形象?没人能打这样的保票。但我斗胆说一句:只要
是在精神上把武大作为自己的皈依,并一直努力去实践、去做好自己、过好生活的
人,都是真正的武大人,都能够代表武大。

武大的精神,是精研学术,向康德那样只对头顶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负责,
像邓晓芒这样的学者;

武大的精神,是博览群书,阅历丰富,在每个学院都有一些切身的学习经验,
就像当初上文建东的《西方经济学》课程,不为名不为利的旁听也有无限的乐趣;

武大的精神,是自由挥洒的风度,是浪漫宽宏的人文素养,像深夜卧谈时和大
鸟对自杀问题的自由辩论,对权威的蔑视,对官僚习气的天然排斥;

武大的精神,是每个学院每个专业每个人对全面而健康的人格的修养,这个修
养来自文学、历史、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美学、法学,甚至
是物理学、化学、生物学、水利学、测绘学、信息技术……每个专业的思维培养了具
有不同思维方式的武大人,共同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东湖水,一座珞珈山,山
水相守,孕育了武大人植根心中的自由精神、自强意识。

如今我在北京闯荡,我一直努力明晰目标,扩展视野,让自己走得更远。我怀
着对生活本身的虔诚,希望不停地完善自己,达到自己所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这
个最高不是由金钱来衡量,也不是由地位来衡量,纯粹是昨日之我与今日之我的比
较,战胜自己永远是我最大的人生乐事。我相信,我也能够代表武大,代表一部分
武大的努力,或者,就代表我一个人,代表武大无数个可能中的一个可能。人生有
无限的可能,武大也是。

一个人走到哪里,都能自豪地说自己是武大人,那么,你的精神就是武大精神
的一部分,无数的自立、自强,汇成了武大精神。十一教的春哥引用过一位同学的
名言,我愿将之简缩为一句话,用来结尾:我是武大人,因为我把生命中最美好的
青春留在了这里。


如果有钱也是一种错,那我情愿一错再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