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ey's 感悟

Do Research

>[转]伪善下的牺牲品——教育网内的白云黄鹤

>发信人: JimmyWong (橙子|最近心情好多了), 信区: HUST
标 题: 伪善下的牺牲品——教育网内的白云黄鹤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22 00:14:59 2009), 站内

2009年10月21日对于我来说,平和而又暴力,虽然这一天也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却
在我另一个家——虚拟社会中出现了最为暴力的一幕。2009年10月 21日18:00起,
我再也登陆不进华中科技大学(昔日我还引以为豪的学校)的教育网内论坛白云黄
鹤了。

话起萧墙,这一切的一切只能归"功"于伟大的校长李培根、宣传部长李智和BBS管
理老师陈强,当然也许还涉及到很多其它人,但是这三位承前启后的核心人物,一
位都跑不掉。

华工的白云黄鹤自2003年全国的BBS震荡后一直维持着现有的状态,站务组尽可能
为学校师生提供更为畅通的沟通渠道,站务指导委员会在非上纲上线的情况下放手
让站务组管理BBS,而学校指派的总站长float则与站务组一同努力,管理好BBS。
也许在这个过程中,ID与ID之间、站务与水手之间、站务与版主之间,确实或多或
少存在着些许的矛盾与冲突,但是整体是平衡的,也平衡且和谐的走过了五个春
秋。可是这个和谐且平衡的局面却被宣传部新任管理BBS的陈强给破坏了。

李智部长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从2006年初开始接手白云的,主要是之前的老李部
长退去管理学院当书记然后委退了。虽然现在的李智与那时的李智没有什么区别,
对BBS和网络虚拟社会的管理一窍不通,但是当时还有经验丰富且愿意承担责任的
float,所以大家相安无事。2008年陈强即cwr通过自己的"后台背景关系"被委任至
宣传部接替float的工作,一开始就伪善的请我们全体站务和区务吃了一顿饭,想
要好好的沟通一下,也许确实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原来这顿饭却是一顿鸿门宴。

作为一名历任站务,我们在任的时候总希望cwr、李智甚至李培根都不要再把BBS当
成一个简单的电子公告板,而希望他们能够把BBS当成与学生沟通的平台;我们同
时和所有的历任一样,都希望cwr、李智甚至李培根对待白云的态度不要像对待自
己的官帽一样,然则,一切的希望从一开始就是失望,无论是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
人,都没有想过要把白云黄鹤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护,而只是成为他们保住饭碗,
争取下一个高位的绊脚石而已。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学位门事件,这个事件闹到了天涯,闹到了教育部,最后终
于"伟大"的李校长坐不住了,除了在网络上让党宣用假惺惺的言论忽悠大家外,还
在线下搞了一次校长与学生面对面,这个活动搞得好啊,搞得那叫个声泪俱下,让
好多低年级的小弟弟小妹妹们那真是越发的把李培根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去崇
敬。可是活动的本质本身就充满着问题,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活动中充满
着是李校长的悲天悯人和空话套话。更为"可嘉"的是,活动后的24小时,党宣接到
的上级指令是将白云黄鹤上所有讨论李校长这次与学生面对面的所有贴子全部删
除。无奈,为了挽回校长的面子,当时站务组还是把所有的贴子都删掉了,为了能
够让这个事件平稳的过渡,也为了给学校与白云之间留点缓冲的空间,为此站务组
得罪了不好网友,也因此在大家眼里成为了众矢之的。

当历史慢慢将学位门事件的回忆冲淡时,光谷门事件再次触发了李校长的神经。陈
强认为该事件并不是很重要,也没有像学位门事件那样搞得全天下人民都知道,所
以就没有上报该贴子。(旁注:这并不代表着他好,陈强主要是不习惯周末上站管
理,他只知道管理白云黄鹤的时间是平时的周一到周五)李培根后来知道这件事
后,可能是觉得这仍然是对他宝座的一个隐患吧,异常生气的批评了宣传部一顿,
直截了当的结果就是宣传部的李智部长顶着巨大的压力骂了陈强一顿。于是陈强就
急了,对于陈强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饭碗,他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小小的破BBS
而丢了自己的饭碗或者说丢了自己慢慢进入学校行政的机会。

同时由于他平时的操作完全不符合一个合规的站长,同时甚至不符合一个基本的版
主,所以站务组也一直没有通过他的权限。但是这个时候,对于一个没有权限的站
务指导,那是非常可怕的,于是陈强先后跑去网络中心杨勇老师处磨矶、宣传部李
部长处进谗言,最后终于在2009年3月份弄到了一位系统管理站长的密码,并且修
改了程序主站的密码,按他的构想,他希望通过非正常方式取得白云黄鹤的最高权
限(程序主站的密码权限自2003年以来只有程序站务和系统站务可以知道,连平时
的事务型站务都不能够知晓的),同时全面撤换现任与校外站务,达到他能够控制
的局面,构建属于党宣部的白云皇朝。可是cwr的修改权限无意中却被我这个常年
不上站的历任站务偶尔瞧到了,并将该信息询问了常务管理站长xingxin,xingxin
答复他也不知道。后来我们只有和程序站长鼠站沟通,希望他出面了解到底白云黄
鹤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务组马上卸去cwr的所有违规添加权限。后来在鼠站、舒站
和王芯老师的协调下,陈强终于勉为其难的接受了错误,但并没有任何道歉的意
思,反而用自己是负责BBS的老师,需要应急使用等理由搪塞过去了。最终站务组
为了白云的稳定,再次妥协,要求cwr下不为例。但是陈强对BBS的态度却早就埋下
了深深的隐患,在一次与站务组非正式的对话中,我们知道原来他也管过一个校内
的小小的网站,当时也是没有人听话,他就全撤了,后来就没有人反抗他了。于
是,他的意思就是,对于白云,他也可以这样。把站长纳入三助体系,他也就可以
为所欲为了,继续他的侵犯他人隐私之道。

可是人的欲望不会因为一次挫折而消失,陈强对他的官本位思想仍然强烈,也许这
也是和他本科学的是政治学与行政学密不可分吧。就在前天,他再次利用管理 BBS
总负责老师的职务之遍,美其名曰召开了站务组成员开会,最后就去了现任HS的版
主shayang。就是这样在没有任何一个正式站务参与的会上,他一个人讨论通过并
决定要取得最高权限密码,并修改程序主站密码。shayang可以说是当着腿子就同
意了。并再次向李智要来了"尚方宝剑",遇历任杀历任,碰现任斩现任,哪个不听
话,直接先封了上站和发言再说。并在站务组没有任何知晓的情况下,发出通知要
求公开招聘BBS站长,这闹出了白云13年历史上第一次公开招聘站长的笑话,同时
一个人修改了站务总则与站点总则,将他的个人淫威发挥到了极致。

对此,鼠站发布了站内公告:"【通告】关于暂时无法进行程序维护的通告

由于不知名原因,本站主机密码和图片服务器密码均已被校宣传部授权人员更
改。
作为程序维护站长,我们暂无法从事任何程序维护相关事宜。

类似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今年3月,cwr便在未告知站务组的情况下变
更了
密码。在站务组进行了交涉后,cwr表示对维护工作的程序缺乏了解,并告知了新
密码。
由此,我们相信,此次事件的再次发生并不是沟通不畅或某种误会,而是故意为之。

鉴于目前的状况,我们将仅对本站发生的紧急事件通过网络中心的渠道进行响
应,
对所有涉及的日常维护不作回应,直至有明确、合理和可接受的解释为止。

【另】今晚在站务组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SYSOP帐号在sysop版面以校网络管理办
公室

的名义发出了招聘站长的通告。鉴于此情况,现任站务组已无法确保在接下来一段
时间

的正常工作。请各位网友备份自己帐号的有用信息,包括邮件等。同时,对于个人
隐私

信息的保密,站务组也很难再作出承诺,谢谢。"

陈强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公然删除SYSOP的贴子,同时威胁现任站务要注意。虽
然这次是陈强说拿到了尚方宝剑,但是这次的事件直接与白云黄鹤这么多年达到的
平衡局面完全不符,既然白云黄鹤回到了六年前由党宣部任命人员直接修改相关程
序主站密码,不能保护网友徇私,那么这个论坛也就没有存在与待的必要了,也许
对于我们这些分布在各地的校友来说,华中科技大学在李培根校长的带领下,随着
白云黄鹤也不会再留于我的脑海之中了。

陈强其人:2000级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与行政学本科生,学习期间就以内郁阴柔著
称,毕业后留校工作,2008年通过后台背景关系被委任党宣部(华中科技大学南三
楼504)负责BBS的指导工作,所以大家俗称"陈老师",电话 62385896,Email:
cq2004@mail.hust.edu.cn。申请动机写的是"对白云进一步加深理解、工作进一步
展开",对现行站务管理体制与方法的看法和建议是"经实践经验比较有效可行"。
(反正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是他的常态)。

2008年9月14日,在大家觉得应该让cwr赶紧锻炼的区间内,由于他的身份太特殊,
先前也没有大版管理经验,所以只能让cwr申请二区见习区务, 2008年9月23日破
例任命他为二区见习区务。

2008年10月27日,在陈强的威逼下,站务组发布"经站务管理委员会讨论决定,站
务组通过,任命cwr为本站站务指导。上任后,站务指导直接行使网络管理办公室
对站务组的日常工作指导以及专属事件的责任承担。希望上任后,为本站坚持正确
舆论导向、让本站成为网友挚爱精神家园而努力工作"。可惜,他只看到了前半
句,完全忽视后半句。按他现场的话说,他不适合当版主和站务,只适合当站务指
导,这话说的真是太搞笑了。有点儿像"我不适合当太子和宰相,我只适合当皇帝"
的味道。

2008年12月22日,陈强在谋取到站务指导后,进一步向当时的站务总管阿幼伸手,
要求阿幼任命他为站务总管,直接拥有全站权限。在这次的升任中,陈强明明知道
自己是违规,但还是想方设法的匡骗站务组。在阿幼提出升迁太快,同时上次转正
就已经是考虑要让陈强向学校交待的异议下,陈强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理由:"现
在也不好交代"、"我要当站务总管"、"上次违规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你不说怎么
就算违规了?"、"你为什么总是要卡我这边呢?"、"不是有站务组吗?难道我上了
后我一个人说了算?"。事实上,自陈强上任后,很多事情都是陈强一个人说了
算。封网友的上站权限再也不按照站规来,而是直接一句话扰乱版务,同时通过非
正常程序手段调取网友个人隐私资料直接给网友打电话说他的言论不适合这类的云
云,同时利用自己党宣部老师的权利压迫大家。搞得怨声载道。时任泡菜版的老王
律师因为在HS上维权说了一个法律见解,就被陈强封了上站权,后经站务组的调
解,方才解决了相关事宜。真可谓一手遮天。

2009年初,站务组为了恢复热门话题历尽艰辛,基本把能用的筹码都用了,无奈同
意陈强担任站务总管也是为了恢复昔日的十大。陈强去再一次厚颜无耻的撕破了先
前伪善的面孔,说王乘校长放话,要恢复十大必须得到王校长的手谕。2009年3月
初,陈强再次提出虽然为站务总管,但是权限一直没有跟上来,对站务组提出了质
问,同时提出站务组就是对着他干的,就是不愿意改他的权限,并电话指示相关站
务修改他的权限,矛盾进一步激化。于是出现了2009年陈强利用职务之便从党宣部
及网络中心处拿来全站程序密码,并修改自己的权限。他的伪善不仅是在这方面,
更是在平时开会里,动不动就说李校长的坏话,说李校长两面派,说话不算话,最
后还是把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等等。本次事件虽然得到了缓解,陈强也发短信表示
愿意尽释前嫌,但是人人心中都已经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阴影。

这里还记着当时他的一些观点与谈话:

"cwr先对自己以前的工作态度和管理模式进行了解释,承认把joshuaG、xingxin
当作他的对立面来看待,他说他现在认识到这是不对的,但同时也说这是因为站务
组先不
信任他,"卡"他,不执行他的命令和看法而造成的,并拿chentaohm,xingxin说
事,说
站内直接回绝cwr的要求让cwr觉得站务组是和他对着干,而且和他站内交流时让他
感觉生
硬不尊重和配合他,并举了chentaohm说"这样做肯定不行的"警告他和xingxin拒绝
帮他
查网友资料等事例佐证。

站务组重新介绍了我们站务组历来的工作方法,站务归站务,朋友归朋友,大
家线上身份
平等,不会因为谁的特殊身份而特殊对待。而且他们是为了让cwr更快的熟悉和开
展工作,
并且向他说明chentaohm,xingxin向来在站务组内部按照党宣和指导老师的要求开
展工作
,做的事情也是站务组集体讨论决定的。并且他们都是按照站规在做事情,不能随
便查询
网友资料是站规中规定的。

cwr接着对主站和ftp的密码事情做了解释,他的意思是他想让我们知道,除了
通过我
们,他还有其他的方法了解白云权限并控制白云。

我们强调我们是一个整体,不是对立的。

cwr询问什么时候可以上站长,并提出希望见习时间能够从给sysop发信申请时
算起。

我们说要等时机成熟,我们希望公示后没有反对的声音,哪怕是一个反对的声音。
我告诉他站务公示后历来都没有被反对,上次ff被反对后我们只能做出道歉并不让
其见习
,我们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也在等待适合的时机。同时告诉他如果他
公示
后有人反对,站务组会很难做,而且反对的意见如果被他的主管看到会不利于他今
后工作
的开展。

他继续问什么时候算时机成熟。

我们强调要多和站务区务版主交流,不只是线上的更要在线下,而且要用平等
互相尊
重的心态进行交流,将心比心,以理服人,而不是靠权限和权利压人。并代表站务
组邀请
他参加版主烧烤和白云篮球足球赛。

他说他的工作压力大并被领导批评。

站务组始终是和党宣及指导老师在一条线上,始终按照党宣和指导老师的要
求做事情,从来没有想过和指导老师对着干,希望他能够支持我们信任我们。

我们问了他在任白云的时间,他说他不知道,不过近期不会有所变动,他希望
能在白云
上做点业绩做出"彩",我顺着他的话提了一下希望他能够多为白云在学校争取资源
和支
持,他对此没有否定,他说我们要把工作做的更好他才好去找领导争取。我向他提
了版主
烧烤和篮球足球赛,他表示支持。我强调我们都是义务的,党宣和指导老师对我们
的信任
历来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

同时我们向他提出希望他以后能够多参加我们的线下活动,并多在线下和站务
组版主交流,注意交流的方法,他说他今后会注意这个。

他提出非常时刻宵禁的事情,我说要提前通知我们,如果我们都觉得这是必须
和必要
的,我们会及时妥善的处理。

另外,我告诉他我们管理站务和程序站务是一个整体,暗示他不要试图拉拢或
者挑拨
我们之间的关系,并向他强调了程序站务在白云不可替代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狼就是狼,狼的野性是谁也磨灭不掉的。陈强最后还是伸出了那支罪恶之手,
也许他并不知道,BBS和一个网站是不一样的,BBS需要的是人的互动,没有了这群
网友,BBS就好比没有了灵魂,而网站没有了人,他还是有音乐有视频有文章,他
的对外效果是一样的。也许正是BBS这个最核心最本质的东西没有得到上述三位"伟
大"的领导的认同,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角逐。也许这是铁打的营盘的一个必然,但
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个必然还在我依然FQ之年产生了,我也没有想到我的历任生活
会被这样的一次事件所打乱,也许对我来说,失去联系与灵魂的白云黄鹤,连屎都
不如。

历任站长 wzhch

2009年10月22日晨于海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