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ey's 感悟

Do Research

>我的大学–浮光掠影【01-入学】

>

我的大学——浮光掠影


注:我本就不是一个善于文字的人,平时又不爱笔记,对于那点点滴滴,都只留下了浮光掠影般的
印象,所以,这些涂鸦就叫”浮光掠影”好了。


入学

怀着憧憬,离开了那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城镇,来到了武汉这个巨型的城市。
那时候,母亲还不放心我一人出门(虽然我之前从未出过远门,:-)),于是小姨
奉命陪我去武汉。

一路向北,经赣州,转南昌,来到了武汉,这么一个我自己也不知道会生活如此之长久
的地方。
难得的是,头次坐火车,居然遇到了火车早到站(也是我唯一的一次)的情况:那趟南昌至西安的火车提前到了武汉,于是
不得不在武汉市郊停了半个多小时。我的心情也是那时窗外的无名湖泊,泛起点点涟漪。


火车站——被迎新


下了火车,出了那曾经破旧无比,但是心中永远无法忘记的武昌火车站。
我拉着大箱子,拎着个包,小姨帮我拎着另外一个包,缓缓地走着,交谈着我们对这个陌生的大城市的印象。

武汉,很大,似乎也很旧。

这就是我们对武汉的第一印象。那时候是2003年9月。
出站后,看到很多大牌子,很多旗子,很多的人。(依稀记得,那天并不热,就像我的心情一样,看起来很平静)
很从容的找到了武汉大学的迎新队伍,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确实是不记得了,因为行李有点多(在
我后来的几年,有些老乡是一人一包杀向武汉的,很有趣,也很赞赏)。在那些热心的学长帮助下,我们被引导了
校车边上,大件的行李放在了大巴的货柜里,我和小姨就上车去后排找了位置坐下,长途旅行还是有点劳累。

人很快就满了,依稀记得当时一车的人,却没有一个和我是同院的,似乎连一个校区的都没有,呵呵。
我没有询问他们的专业,但是从他们家长和学生兴奋的交谈中,我还是略微知道了那些学生的专业。

后来,小姨有抱怨我,说我到武汉了人就特冷淡,连她都不爱理会。我真的是非常抱歉,当时我是一点都没有
感觉到的,也许是因为我内心感到了害怕?

印象中,大巴载着我们到学校去,那时,约是下午4点多,天是灰蒙蒙的,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工业城市的缘故还是因为坏天气使然,
是没有一点家乡的那种明净。但至少感觉到心灵还是宁静的。

一路无话,行进了半个多小时,正困得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前座人群的激动,原来到老武大校门了
。赶紧把头伸到窗前,看到了那牌楼一样大门,和”国立武汉大学”六个字。
这个情景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大巴司机也许已经审美疲劳了,也许已经很累了,不管他后面的呼声,径直将我们拉到了梅园小操场。
下了车,赶紧把行李取下来,然后环顾四周,发现,好大,好漂亮啊,正北方是一个大礼堂,
我却是不感兴趣的,当其他三个地方可都是一片葱葱郁郁,甚是喜人。而礼堂后面还有一个小山包(
原谅我这个从丘陵地带的人初次见到狮子山的无知,这种高度,在我们家乡是称为小山包或土坡的
)还有一大片树林,林中上方能看到古香古色的老图。

美,很美,这是当时的感受。

后面是很平淡的,在我们院热心的学长学姐带领下走到属于我们院的那块地盘,签字、领注册手续、学生证
等,然后又由热心学长代理我们去宋卿体育馆缴费。
就是当时有点急,把大箱子的轴轮给弄断了(现在发生这种情况,人们一般要说:该死的奸商!)。
只好将箱子扛着走了,还好以前锻炼比较多,身体还算健硕。:-)
之后在学长的指引下,我们在李四光先生的塑像前的路旁搭着一辆黑色的小面包车,往武测驶去。那时
我认识了第一个同专业的同学–郭争光,他似乎是和他父亲一起来的。呵呵,现在都没有他的消息,
希望他过的好。

呼啦啦,呼啦啦,矮小的面包车里啥都看不清(天色已晚,9月的天,5点多居然就开始黑了?)。哼哧哼哧,
到了将要生活两年的1栋(好破啊,呵呵,门口还是那种泥巴路,囧一下)。


哈哈,大学,我来了。貌似的高潮开始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